新华财经

国家金融信息平台

报告称四类宏观风险需重点关注 就业结构性矛盾依旧突显

2019-01-25 15:33:46 来源: 新华财经

新华财经北京1月25日电(记者刘玉龙 陈伶娜)“面对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结构性风险凸显的情况下,政策需要相机应对,‘以变求稳’,并重点关注4类宏观风险。”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宏观金融研究部总经理袁海霞25日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发布相关报告时表示,4类风险包括: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实体经济信用风险、就业结构性矛盾等。

全球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进一步上升

在分析国际金融市场波动给中国经济带来冲击的风险时,袁海霞表示,全球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进一步上升。一方面,贸易保护主义升温态势依然存在;另一方面,未来两年美联储货币政策依然会持续正常化;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上半年,全球债务已经高达17.84万亿美元,创历史最高水平,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已经增长接近60%,债务风险的加剧加大了全球经济运行的风险。

“2018年出于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心,全球权益市场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袁海霞说,而当前在地缘政治风险犹存、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减弱、英国硬“脱欧”等多重不确定性背景下,金融市场动荡有可能加大。在我国金融业逐步加大对外开放的同时,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有可能进一步向我国金融体系传导,对我国金融市场带来不利影响。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凸显

当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发布的报告指出,地方政府显性债务风险可控,但隐性债务风险凸显。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11月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8.29万亿元,显性债务口径下地方债务风险较低。但报告指出,如果将隐性债务考虑在内,则总债务规模将大幅增加。

“当前各家机构关于隐性债务的测算口径并不一致,中诚信国际分三个口径对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进行测算后认为,我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在26.5-35.9万亿之间,是显性债务的1.6-2.2倍。”袁海霞说,不同口径测算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均保持20%以上的增长速度快速扩张。

报告指出,相比显性债务,隐性债务快速增长且偿还更具有不确定性,正逐渐成为我国地方政府面临的中长期风险。

袁海霞表示,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各区域经济发展和债务水平并不平衡,结构性风险较为突出。根据2017年的数据,以显性债务衡量,贵州省负债率(债务/GDP)已经超过欧盟60%警戒线;如果考虑隐性债务,则2017年全国省(市、自治区)负债率超过欧盟60%警戒线的有14个,较显性债务口径下的省份数量增加了13个。以债务率衡量,显性债务口径下截至2016年底宁夏、贵州、辽宁等7个省份债务率已经超过100%的警戒线,考虑隐性债务后,除海南省、西藏自治区处于警戒线下外,其余29个省直辖市债务率均超过100%警戒线。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已经有所暴露,未来仍需要高度关注。”袁海霞说,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需要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一旦清理地方债务节奏过急、操之过急的话,经济下行压力会滋生地方政府资产价格下降压力,使得地方政府资产面临“火线出售”的危险,不确定急剧上升。

2019年信用风险或呈现“先扬后抑”态势

报告指出,随着宏观经济的放缓和融资压力的加大,迭加信用债到期压力,2018年信用风险明显抬升。往后看,2019年社融有望回升,信用风险或呈现“先扬后抑”态势。

回顾2018年,随着宏观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信用债集中到期压力的增加,全年债券市场违约风险暴露速度明显加快,尤其在下半年违约事件发生更为密集。

袁海霞分析,2018年下半年以来,宏观政策出现调整,从前期的“严监管、稳货币、结构性紧信用”转向“稳监管、宽货币、结构性宽信用”,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等结构性问题。

“虽然当前宽信用效果还有待观察,但预计2019年随着政策效果的进一步显现,信用收缩态势或有缓解,社融规模有望出现一定程度的回升,由于外部信用收缩而给企业带来的流动性压力或有缓解。”袁海霞说。

但袁海霞也强调,2019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仍存,经济的下行或将进一步加大企业营业收入和利润增长的压力,从而导致企业内部现金流压力重新显现,2019年信用风险依然值得高度关注。从2019年全年信用风险走势来看,上半年随着经济下行,信用风险或将继续抬升;下半年随着政策效果显现经济略有所企稳,信用风险释放或将趋缓。

具体看,融资平台、民营企业、房地产行业等重点板块信用风险值得高度关注。其中,融资平台风险将加速分化,财力较弱、行政层级较低区域的下辖融资平台信用风险较大;民营企业尤其是信用资质较弱的民营企业信用风险仍将持续释放;随着房地产债券到期高峰到来,房企尤其是中小房企信用风险将持续暴露。

就业结构性矛盾依旧突出

报告还分析,当前就业相关指标与宏观经济走势背离,就业结构性矛盾依旧突出。

“2019年,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利润增长放缓,尤其是作为就业主要吸纳力量的民营企业发展依然面临多重约束,这将给就业前景带来更大的压力。”袁海霞分析,当前来看,相关就业先行指标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包括:2018年12月制造业PMI中从业人员指数较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为近三年以来同期最低。

报告预计,2019年就业结构性矛盾将进一步凸显:从供给角度看,根据教育部的数据,2019年应届毕业生人数高达860万,创历史新高,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依然严峻;从需求角度看,外贸形势走弱背景下,出口相关产业链走弱,互联网行业在前几年的泡沫退散之后资本投资趋于谨慎,快速扩张势头有所放缓,民营经济发展仍面临多方面的压力,相应板块的走弱将对就业吸纳能力带来不利影响。

“在当前居民部门高杠杆的背景下,尤其需要关注高负债的家庭或个人在就业质量下降甚至失业等因素影响下,可能导致的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袁海霞说。

 

编辑:柳苏源

免责声明:
新华财经为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运营的金融信息平台,在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任何人据此进行投资造成的一切后果或损失,本平台不承担法律责任。